韩蓄(Suzie )与草莓

韩蓄, 教育学专业硕士毕业生

彩虹、草莓和公车上的座位 

也许六年前,韩蓄 (Suzie Han) 因着一些抽象的大愿景而到塔斯马尼亚,但使得她最终选择留在这儿的却是一些生活中细微的美好。而今,韩蓄已成为一位本地小有名气的教育工作者和勤奋的学者。可谁曾想象,在来这儿之前,她甚至几乎从未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交谈过。这位谦和却又坚定的青年女性用自己在霍巴特的经历谱写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韩蓄成长于知识分子家庭。作为家中独女,她惊叹于基因的力量:“我父亲是个注重精神世界的人。他赋予了我天生的好奇心、对阅读的热爱、开放的思想以及对美的追求。母亲则较为外向。我继承了她的执着、以己度人以及高水准的职业道德。”

故乡运城在中国的标准里是一座小城。回忆起在这座小城里的快乐童年,她笑道:“在小的时候,家乡仍处于半城市化阶段。因此,我的生活方式虽与寻常城市的孩子大同小异,比如和朋友出去逛街或者去电影院看电影;但我也记得当时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还能看到猪在散步。” 

韩蓄自幼便显露出了较高的语言天分。她解释道:“我依然对中国的语言、文学和写作充满热情。我甚至可以连续几日足不出户的在家阅读和思考,”她停顿了一下,感叹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事情值得思索了。” 

进入高中后,随着学业的加重,起早贪黑的学习便成了一种折磨。那时的韩蓄常在清晨飞驰于逐渐苏醒的街道上,同时在心中祈祷着自己不会因迟到而面临处罚。 

学业的压力、被期待循规蹈矩的束缚、信息的不自由,这一切促使她选择了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以追求独立。而这段远离父母的从学经历使得她更为渴望移民国外以寻求更大的自由。 

“我对旅行并不太感兴趣,我更享受日常生活中熟悉又美好的小事情。从小到大,我一直觉得在自己的卧室里通过阅读就能够拥有整个世界。我喜欢自省并努力不断的提升自我。”在追寻自由的过程中,她被澳大利亚所能提供的精神之独立和思想之自由所深深吸引,遂以本科国际经济与贸易以及纺织工程的双学位申请了塔斯马尼亚大学的教育硕士学位。为达大学录取的英语基准线,她还额外上了大学的英语培训课程。 

出国前,在她选择自己即将学习生活的城市时,有两个因素起了决定性作用:一是移民的可能性,二是来自发小的推荐。这位朋友早她几年移民澳大利亚,韩蓄解释道:“她当时跟我说:‘来塔斯马尼亚吧,你会爱上这里的’。如今看来,所言不虚。” 

谈起父母对自己的影响,她轻声细语中充满了对他们的感激:“父亲激发了我对美的热爱。我甚至在大学学习了纺织工程,毕业后在某时装设计公司做了一年的面料检测”。而母亲对韩蓄的影响则更多的体现在她的行事风格上:“我的母亲是极度勤奋刻苦之人。她通过自己的努力一路晋升为银行副行长,她太有毅力了。”

韩蓄于2012年抵达霍巴特,开始在塔斯马尼亚大学攻读教育学硕士。那是她第一次出国,她刚下飞机时的激动和紧张不言而喻。 

在中国,韩蓄六岁后就没见过彩虹了。“当时在朋友从机场接我回她家的路上,我看到了彩虹。我使劲盯着那条彩虹,试图把它印在脑海里。因为,在家乡彩虹非常罕见。我已经整整二十年没见过彩虹了。所以,当朋友告诉我,彩虹在塔斯马尼亚非常寻常时,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当地的草莓,在温暖的夏日阳光下成熟,是韩蓄在霍巴特初期最常吃的水果。她喜悦地回忆道:“我当时咬了一口,喊道‘天哪,这就是我小时候吃过的味道!’”她顿了一下,“可惜现在在中国,草莓已经不是这个味道了……小时候,妈妈经常给我买草莓,我很久没有尝过那样的草莓了。” 

韩蓄的故事提醒着我们,一些我们在这里以为常的小事其实却弥足珍贵。她的故事更证明了有时一点点的坚持可以带你远达地球的另一端。

 “当开始硕士学习后,我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的英语仍亟需提高,巨大的挫败感伴随着茫然无助,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顺利毕业”。她迅速的意识到唯一的出路是专注于两件事:第一是大量的英语阅读。“第一年,我几乎所有课余时间都在看英文课本和文献,因为那时候我的阅读速度极慢。” 

韩蓄还强迫自己每节课回答至少一个问题,这是她专注做的第二件事。“我当时的英语水平远不足以让我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每次在课上回答完一个问题,都恨不得钻进地缝里,我甚至觉得自己压根不配在那儿。” 

社交上同样也充满了挑战。别无他法,只能多多沟通。她逼自己主动跟同学聊天。“那时候他们说的有一半我都听不懂,所以只能根据他们的语气和面部表情去猜”。韩蓄坦诚道,“我经常要找借口提前结束对话,生怕聊得久了会露馅,被发现我实际上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回首过去,那段时光可能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时期。但所有的那一切都是值得的。在这里,我可以做自己。工作单位更看重能力和勤奋,所以我相信只要努力和专注地工作,定可获得一席之地。” 

毕业后,韩蓄当选为StudyTasmania年度国际毕业生。由此,她在霍巴特作为国际学生的那段经历渐为人知。同时,她的事业也开始蓬勃发展。获得硕士学位后,她任职于塔斯马尼亚顶尖的私立学校之一:St Michael’s Collegiate学校。如今,她不仅教授本地学生中文,并且在学校成为了协助高中留学生适应本地文化的中坚力量。此外,韩蓄在Collegiate还担任寄宿部的副主管一职,并迅速地成为了国际学生坚实的依靠,帮助她们顺利完成高中学业和学习适应新的文化。韩蓄的经历对这些青少年的榜样作用弥足珍贵。 

提起在塔斯马尼亚和中国生活的区别,韩蓄便滔滔不绝。她常常跟她在霍巴特的学生感叹当地人能直接饮用纯净的自来水是何其的幸运,每次跳上公车都能找到空位是何其的幸运,每次雨后都能看到彩虹又是何其的幸运。

 “塔斯马尼亚是个美好的地方。它安详平静,但不偏僻落后,也从不枯燥乏味……我爱这里的画廊、葡萄酒、食物、书店和咖啡馆,甚至天气。霍巴特可以满足我所有的需求。这里的人不太物质,生活没有压力。我可以做我自己。” 

韩蓄称Fuller’s 书店为她在这个城市里最喜欢的地方之一。近一个世纪以来,这个标志性的书店以它奇特的魅力吸引了大量好奇的读者和特立独行的学者,因而远近闻名。“我喜欢窝在咖啡店的角落,点一杯茶,或迷失在书本里,或看着来往人群,又或是盯着窗外的惠灵顿山。” 

塔斯马尼亚大学显然愿为韩蓄的成功再添一瓦:最近,她刚开始就读教育荣誉学位,专修领导力,期待毕业后可攻读博士学位。韩蓄近期也成为了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看来我们终于得以把她留在这里了。说起她的新家乡,韩蓄完美地形容道:“霍巴特充满了魔力,它从来没有停止惊艳我。” 

本文为The Tasmanian Tuxedo网站上的文章Suzie and the Strawberries的翻译稿。 文字和照片版权归The Tasmanian Tuxedo和作者Amanda Mackinnon, Joe Chelkowski所有。